L五氧化二磷D

请看看顶置!!
玩得开心!

#一份顶置👈👀👌

您贵安,我冬瓜!

大概文画双修...?


☞是鸽手☜

幼儿园鸽手兼沙雕网友。人特好相处,熟了能唠死你(?//目前是高一长弧状态,但在努力试着产粮!!x


杂食性动物,啥都吃,有粮就饿不着那种。


玩语C但莫得皮气儿,闲来无事一起磨皮鸭。

D5主皮萨贝达小姑娘,FNAF主皮都是🐰,UT主皮猹姐衫哥((


☞同时蹲D5和DBD☜

愿望是两边神仙们可以和睦相处。

第五人格ID:奈布修机不皮

D5里是个死不打排位的屠夫玩家,最近开始练求生啦.

是修机奈布!!不嫌弃秒倒请找我玩)bu


☞称不上大大或太太!!☜

不会画画不会写文,就算画了写了也都还没有达到那种神仙太太们的水平,所以被这么叫很(wo)困(hui)扰(piao)的!!

向着这些称呼努力ing——


☞画风多变核能预警☜

上一秒和下一秒就是俩不同风格,请不要因为画风变了就说我盗图辛苦您嘞...

正在寻找适合自己的画风!!

最近在尝试D5哥特风((布娃娃真好玩嘿嘿嘿x


☞抖音快手转载禁止!恶灵退散!!!☜

抖音有个用来视奸皮官的号,要发自己发不劳烦您动手,谢谢合作。


☞记性差到爆☜

可能突然失踪或者之前答应画什么然后新闻联播完结了都没有发出来。大部分原因是我忘了((

或许某天这棵傻瓜想起自己的lof账号、来了兴致翻黑历史偶然看见答应过什么东西,就会突然诈诈尸(.


☞评论☜

渴望小心心小蓝手,但也请掉落些评论——很想知道大家的脑洞想法鸭!还可以一起交流嘞((pei

评论就不一一回复了...但每条都会认真看的!


☞负能患者☜

个人原因时常会抱怨这抱怨那(但会删的!!),偶尔还会画些负能产物(不吓人的!!),请见谅..!


莫得关系,莫得肝力。

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想得到一个美丽共肝((

一起画画肝游戏什么的x



感谢读到这儿的您🙏👀💦


送您个烈焰红唇(???)👄


“嘿,玛尔塔。生日快乐!”
“——瞧瞧,这儿有份给你的礼物。”



小玛尔塔的生日礼物。看完推演以后一直在好奇是什么让她想成为一名空军...

画一下今天的某局匹配x
这都什么小天才队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

老福特滤镜救我老命!!
住校完美错过万圣节嘻嘻嘻。

万圣节快乐鸭!!!
在宿舍和海伦娜小姐一起很开心地要糖然后一颗都没要到(((

悄悄(超棒aaaaa))))

A某人@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佣空同人合志】一宣    求k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取3名幸运儿送本体    评论已补链接

惊喜!佣空同人合志《Shape of my heart/我心之形》预售已开,全款118不含特典    12月5日结束预售   12月25日正式发货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80857827923

邮费收取标准:江浙沪 6元 内蒙古 甘肃 青海 海南 宁夏 15  新疆 20  西藏35  其他省10元      令外本子会有少量通贩,为发货时的余本,以后可能也不会二刷,所以你懂得

特别注意:此链接为唯一购买链接,其他全是骗钱的,根本不发货的,请小伙伴们千万不要购买,避免上当受骗。   避免上当受骗!!敲黑板!!

以下是参本老师!

画手: @明没零  @启时TIME  @Old Period.  @子吟  @劣种基因  @淼吐水  @修竹老爷  @风从远东来  @原核生物KNEAZLE  @喝麦片的麦兜   @イケメン(ST)  @子吟  @蓮蓮蓮十  @碳烤瓶子  @o忍忍o   白枕 @白色杂志

文手: @伊芙零  @茶可夫斯基  @青舟曲  @Mr.tire想喝马黛茶  @長谷川弥生  @善待傻瓜好吗  @冬年    还有我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3名幸运儿送本体!!!!

最后是【内容试阅】

森久《不死狼》

然而她从战场上归来后虽然被爱却永不爱人,礼帽底下的眼睛永远是冷冷淡淡的湖水不起半点波澜,对周围爱慕的眼光没有什么娇笑回眸,对热情洋溢的信只回以礼貌。于是社交场上的男人们说她在战争中有了爱人,却也已然死在了战争里,美人的心早就在炮火里亡去。

伊芙《以爱之名》

身后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我回头,身着一身红色骑兵制服的女人拉开车门从后座上下来。她身材高挑,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栗色的长卷发披下来散在肩头。她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圆鹿眼,在周围人身上一一扫视,最终停在我身上。

马黛茶《异常者》

奈布认为这不过是一次机体维修,比起自己的状况他更愿意担心玛尔塔的,仿生人用关切担忧地目光搜寻她的眼睛,却被刻意避开。玛尔塔颤抖着双手将一根数据线连上他颈后的接口,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奈布咬紧下唇,他意识到了什么。

长谷川《银色子弹》

耳边的人轻轻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剪得参差不齐的头发。玛尔塔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头顶是静谧的夜空和孤独的圆月,身后的最后一片落叶也在土地上停下了步伐。她把脸埋在他颈边,他紧紧揽着她,看上去就像一对普普通通的相拥的恋人。

凛凛《向死而生》

奈布感到她在吻他,九十次死亡循环里她的体温都比他的低,可这一次她滚烫的双唇混着滚烫的眼泪一起吻着他逐渐冰冷的唇,舌尖尝到的全是苦涩。别哭,玛尔塔,别哭。他还有好多话想告诉她,多到也许得用一生的时间慢慢诉说,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茶基《纸飞机》

泪眼朦胧中,他的脸开始模糊、扭曲和撕裂,往昔的幽深岁月逐渐化作无法逃离的漩涡,将我、将他将所有的一切尽数吞噬。逝去之人不必再受苦,徒留活着的在这世间踽踽独行,任千般悔恨、不甘、痛苦、恐惧、脆弱穿心而过,承受应有的煎熬,活得不似自己,活得再无希冀。

冬年《灰烬之下》

奈布从背后握住玛尔塔的手,距离近到只要她微微仰头,就能碰到他坚毅的下颚,属于男性的刚强与朝气尽数传来,呼吸间,吸入的全是属于他的气息。都说认真努力的表情最迷人。玛尔塔此时此刻专注的神情,她的一言一行,都分毫不差的牢牢印在了男人眼里。

Ada《玫瑰园》

我们在玫瑰花和下午茶的薄暮里欢声笑语,我们热衷于朗诵和赞美他人的爱情。但我们之间从不说爱,我不对他说我爱你,他也不说我爱你。我们是否存在爱情?或许是没有的。但即使这样我依然可以感到幸福,在他送我离别的玫瑰那一刹那,稚嫩的花瓣每一条纹理都被我说不出口却炽热真诚的爱烫成温暖的鲜红色。

Ada《光明堂》

你好奇怪。总是独来独往连余光都不愿施舍别人。大家打成一团而你站很远只是观望。我还没见过你笑起来是什么样。女孩子们说你的眼睛像海,可惜我没有走出过这里。我是玛尔塔。玛尔塔·贝坦菲尔。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年轻的杀手却仍然保持缄默。女孩子们说海是透蓝透蓝的颜色,里面住着会唱歌的鲸鱼和爱转呼啦圈的海豚。可是他的眼睛好冷。厚得连锄头都砸不开的深冰窒息了它们美妙的嗓音。